林志称

2020-08-21 21:48

“我来到教学楼下时,徐老师从我对面走过来,对我骂骂咧咧指指点点,大意说我不该向上级部门反映他的问题,闻到他酒气浓重,走到我面前一副要打架的样子,出于本能,我就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推开,告诉他我不想跟他打架。”林志坦承,事发时确实是他先动的手,但是他并不是要与对方打架,而只是下意识地将对方推开,保安队王队长及联防队员林某见状便上前劝阻,由于对方情绪激动,在劝阻的过程中双方发生了撕扯。“因场面太乱,不排除有肢体冲突,但绝对不存在对其进行殴打一说。”林志称,事发时,徐某良确实光着膀子和脚丫,一身酒气。

对于学校教学楼下公布的旷课记录,徐某良坦承确有此事。当记者问其有没有意识到长期无故旷课后果的严重性时,徐某良则称学校公布的旷课记录中,有的“旷课”是用“早退”或“迟到”累加的,他对累计的旷课次数有怀疑。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到了被指参与劝架的联防队员林国亮。林国亮表示,自己是本号镇的联防队员,当天确实被叫过去帮忙阻止闹事者在学校闹事,事发时,他和一个朋友一起赶到学校,发生冲突时他只是帮忙劝架,并没有打人,而自己的朋友更是在一旁围观,根本没有参与。

林志的说法与帖子反映的情况出入很大,事实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

当记者问徐某良,根据什么认为“与校长一起参与‘打架’的3名男子是黑社会分子”时?徐某良称这3人他平时都没有见过。

5月29日中午午饭后,林志和另外一名老师在学校途中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告诉他先不要回学校,因为学校里有人疑似喝了酒,光着膀子和脚丫在校长办公室踢门,还拿石头堵他的车,可能是在找他寻衅闹事。“下午上课时间快到了,我担心如果真的是这样,会影响到学生的安危。”林志说,出于对学校师生安全考虑,他在回学校途中打电话给学校保安队长王定豪,嘱咐王队长与镇联防队员联系,抓紧赶到学校阻止闹事者闹事。之后,林志赶回学校,与此同时,王队长带着一名联防队员和另一青年(后经记者调查证实,该青年为林姓联防队员的朋友)来到学校。

记者多方走访证实,帖中所指的3名“黑社会分子”中,其中一名实为学校保安队队长王定豪。据了解,王定豪今年54岁,已经在学校工作有些年头。当天下午,王定豪表示,自己只是劝架,并没有殴打徐某良。“当天中午接到校长电话说有人在学校里闹事,让我赶紧通知联防队员。于是我就找来常到学校巡逻的联防队员,当徐某良和校长发生冲突时,我们只是过去劝架并不是打人。”王定豪说。

当天下午2时30分许,记者在教学楼下,随机向十多名学生了解徐某良的情况,大家几乎都不知道美术老师叫什么名字。一名八年级学生说:“我们一周有2节美术课,有时上课见不到老师。”当记者问及美术老师叫什么名字时,该学生想了想说:“好像是姓徐吧,但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当天下午,记者电话联系徐某良得知,他不在学校,随后,记者赶回陵水县城见到了他。

发帖者表示,学校本是教书育人、非常神圣的地方,作为一名校长乃一校之长应该带好头,做好榜样,协调好教师与学生之间的矛盾,如此使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学校的其他老师还有学生们会有何感想?

记者注意到,帖文发表时间是5月30日晚,发帖者并未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也没有在帖子中说明事发起因及经过,更没有透露被打老师的姓名。所有当事人中能够联系到的只有陵水县本号镇初级中学(以下简称“本号中学”)校长林志。

记者在教学楼一楼墙上张贴的“本号初级中学2014-2015学年度第二学期上半段教师旷课统计情况”上看到,徐某良12周内累计旷课19次,是所有旷课老师里最多的一位,除第2周和第8周之外,其余每周都有旷课记录。

据林志介绍,徐某良今年30岁左右,是该校唯一一名年轻的美术老师,目前教七年级和八年级的美术课。“每周大概只有六七节美术课,但是徐老师常常不请假无故旷课,迟到早退也是常有的事,我已经多次找徐老师谈过这个事情,但是他还是我行我素拒不改正,鉴于他本人的表现,后来我将这个事情跟县教育局作了汇报。”林志说,网上反映他与当事老师之间有摩擦和矛盾,其实就是因为他曾对徐某良的违纪行为,进行过多次批评教育。“这是一名学校负责人对老师正常的管理,不存在摩擦和矛盾之说。”林志表示,除了工作原因之外,他与当事老师徐某良之间绝对没有个人“恩怨”。

徐某良坦承,他和校长之间确实有些摩擦。“主要是他平时经常吓唬我,他批抨我的方式我接受不了。”徐某良承认,自己平时确实多次旷课,也有经常迟到早退,因此,遭到校长林志多次批评。

“帖子称我带黑社会分子打他,纯粹是他经常旷课不来学校,根本不认识学校保安,更不说联防队员了。”林志如是说。

近日,一则《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本号初级中学校长带黑社会分子进校园内殴打教师》的网帖在网上引发关注。帖子称,陵水黎族自治县(以下简称“陵水县”)本号镇初级中学校长,因平时跟(某)教师有摩擦、闹点小矛盾,就带外面黑社会分子进校园,在校园内教学楼底下,当着全校师生面殴打本校教师,4个大男人围着一名弱小的教师进行长时间殴打,校长先带头动手打人,因有些教师看不过去,进行劝架拦着,也被校长和校长带来的黑社会分子严重殴打。

那么,徐某良所称的与校长一起参与打他的3名“黑社会分子”又是谁呢?

之后,徐某良转身开车迅速向校门驶去。“当时学生正好陆续走进校园,我担心他喝酒驾车出事,特别是怕在学校门口撞到学生。我赶紧喊门口保安将大门关上,此时联防队员和保安已经报警,我认为应该制止对方的行为,等警察来了再作处理。”林志告诉记者,将徐某良拦在校门口后,他和保安及联防队员马上跑到大门口。徐某良被拦到门口后,主动向他道歉承认自己错了,想让放他出去被拒绝。随后,双方被赶到的派出所民警带走调查。

下午上课后,经学校老师允许,记者在学校的美术室里,随机抽看了七(2)班4名学生的美术作业本,发现4本作业本中,每名学生均只在第一页做了美术作业,其余都是空白。

6月2日中午11时40分许,记者来到本号中学时,学校刚放学,很多学生陆陆续续离开学校。记者来到该校教学楼一楼,找到校长林志。记者从林志口中得知,网帖中反映的“被打”老师名叫徐某良。对于帖子中反映的情况,林志称与事实不符。

此帖在网上公布后引发众多网友围观跟帖,很多不明真相的网友纷纷对校长进行指责,甚至是进行谩骂和人身攻击,负面影响极大。事实真相真的如此吗?6月2日,记者赶赴当地进行调查走访。

徐某良也向记者陈述事发当天的经过。5月29日中午,他和同校一名叫符某永的体育老师等人在一起吃饭,心情郁闷喝了一点酒,“我肯定没喝多,只是喝了一点。回到学校踢了校长的门,还搬石头堵他的车。”徐某良称自己的行为被其他老师指出不当后,他又将堵校长车的石头搬开了。“没想到被校长带3名黑社会分子有预谋性地对我殴打,就连来劝架的符某永老师也被殴打。”对于自己多次无故旷课的行为,徐某良表示愿意接受组织处罚,但校长打人是不对的。对于林志反映他在校园内光膀子和脚丫一事,徐某良则称他只是将上衣撩起来,没有穿鞋子是被对方推搡中脱落的。